孔乙己的鲁镇传说

时间:2015年06月11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原著:涂光明
反正又没有人欢迎我,所以我跟孔乙己,喝上一碗温好的酒后,就要去鲁镇的别一个地方赶夜场了,听说那里的姑良们不错。
洗脚,抑或是松骨的手法,那也是一流的,孔乙己如是这样子说,年轻时,他去过一回,回来后好几天都在回味着,那杀猪般的按脚掌,那种痛的感觉至今都有忘记!
鲁镇的繁华,也只是在华灯初放,灯火阑珊的时候,才显得格外的突出,开奔驰的,开宝马的,开比亚迪F3的,开奇瑞QQ的,都一股脑儿的仿佛从地底下冒出来一般。齐刷刷的出现在各种灯红酒绿的场所。
这时候,人们个个兴奋得犹如打了鸡血一般,男的、女的、老的、小的、此起彼太的斗着酒,露肩的、露胸的、露背的,争奇斗艳的吸引着别人的注意。
孔乙己站在翠芳楼的大门口,在等一个叫牡丹的姑娘,他听人们说这个姑娘不是一般的美,比月宫的嫦娥妹子还美着呢。
他知道自己没有钱,也没有势,就是看上一眼这一辈子也不白活。
正当孔乙己看得起劲的时候,看门的护院狗伢子,跑了过来。孔乙己,你丫的活腻了是不,站在哪儿,影响咱“翠芳楼”的生意哩!还不快滚!
孔乙己,只是在那儿,独自嘟嘟噜噜的一边不甘心的走开,一边在那儿嚷嚷着,我也只是看看,这也不行,那些天天光临的主儿,就是人了?真是太欺负人了,你们真是一帮狗腿子等等,如此这般的边嚷边走的逃开了。
还没有走多远,孔乙己突然听到身后一片热闹,这时已是里外三层水泄不通了,一帮狗仔队、娱记都正在围着一个姑娘在那儿,兴奋的忙着采访呢。等他折返时,已然无法从外围看到那个接受采访的人,只是听旁的人说,那个姑娘就是“牡丹”哩,真是俏人儿,难怪会罩着一堆的不物哩。这时旁边有人见孔乙己也正在掂着脚尖往里面看,就打趣的说:“孔乙己,你媳妇儿出来也呢,还不快去救驾,她正在被一帮流氓围着,调戏着哩!”。孔乙己这时,只好说着只有自己听得明白的话,什么你们都是坏蛋,你们不该笑话我,有本事你们自己去救驾之类的话,终于在一帮人的哄笑声中,都散去了。只剩下牡丹姑娘的助手,牵着她往保姆车上走去。
曲终人散,孔乙己终于看到了自己的心上人儿,长的是啥样子。也不过是两只眼睛,一个鼻子而已,为什么别人还老是说她长是跟别人不一样呢?
想着,想着,孔乙己有些累了,如是座在邮政银行的屋檐底下,睡着了。他做了一个梦,梦里,她和牡丹姑娘结婚了,主持人在调侃着他们,来一个亲嘴。这时,突然醒了,然来是一只流浪狗,在舔着他嘴角的哈拉子,他抄起身边的半块红砖,猛的砸了过去,大喊道:“畜生,连你也欺负我。老孔砸死你!”。
(作者:涂光明 编辑:admin)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