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归途

时间:2017年02月19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其实人生真的很短,为什么从2015年开始,我每年都会不远千里的赶回故乡,并不是因为那里有多少好处可以拿,反而在这个风雨归途的旅途中,一个人开车所承担的风险。但是,我有一个非回不可的理由,那就是在故乡,那里有娘在,那里有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童年记忆和青少年的青涩时光。

        尽管回家的路有些漫长和遥远,但是一回到故乡,能看到老娘那充满精神气儿的脸,心理总会感觉到释然,因为家在娘也在,八十岁了仍然上垸说话,下垸听见的洪亮的声音,让我开心不已。
我的母亲,一世操劳生养了六个儿女,只有我一个传承着家族烟火,担着中兴家道的重任,老了八十岁却仍然能健康快乐的生活着。这是我之幸事,也是母之福报,返深之日,母亲恨不得把家里的所有土特产和腊鱼腊肉都让我开货车拉回深圳,网络上见过母亲烙饼的新闻,而我的母亲却往的后尾箱里,塞满了菜地里的包菜/萝卜/白菜心,年粑,弄得座三个人都没有地方座下去了。
        母亲说,你们深圳那青菜不好吃,家里的打霜青菜好吃多带点。瞬时心酸,不忍眼雾,看着那满头银丝的老母亲,我想,娘啊!娘在家就在,娘走亲不待啊!
吃年夜饭时,在家的日子里平日吃饭时,总会在饭里,总会在母亲做的我儿时最爱吃的粘米圆子,红薯圆子,豆腐圆子,起酥圆子里吃到母亲的白发,我更多的是惭愧和内疚,你想去帮忙,她是定然不乐意的。如果,有一个会做饭的儿媳,她就不用上灶忙活了。
        大了,踏进家门的第一件事情,依然是找娘。这几年,每年还乡,到家门口之前所有时间,总是会不断的收到继父打来离家还有多远的电话,这一夜母亲无眠,因为害怕没有在家门口的路灯下迎回阔别了一年的儿子,一到家门口,害怕放鞭炮的母亲,却总会用香火点燃早已铺在大门口水泥门廊下的鞭炮,来迎接归家的儿子,而我却总是在看见娘的第一眼,就有些内疚和伤感,岁月又偷走我娘的年龄,又在那沧桑的面容上刻下了几道深深的皱纹。而娘见我们从车上搬下一些行囊时,总会上来急着帮忙。当我不忍让她伸手时,她却笑着说“傻孩子,你没有干过重活,还没有我力气大哩”。
        由于平时的工作原因,没有办法在年中回去,和母亲一聚,所以就只能每年春节,成为不管有多忙都必回的事情,于是便踏上归途,因为那里母亲在风中的守候,因为家门廊下的路灯总会一夜亮着,只为迎回出门一年的小儿,八旬的母亲,总把儿子当成仍然是放不下的牵挂。
        如果是偶然有家门口的业务,没有提前知会母亲,当推开家门,娘不在,继父迎上来,便和继父唠家常。然而眼睛却时时盯着门口,盼望着娘回来。娘推门回来了,心里顿时踏实了。
就这样,无论何时何地,何种身份,总是惦记着回家看看,回家了仍然先喊娘。回家找娘,是人们多年来不自觉养成的习惯,也许,生活中只要是有娘的人,大家都一样。这便是生活的幸福。家和娘就是这样,深深地镌刻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底。
        随着年龄的递增,我会越来越感觉到,纵是时光改变了我们容颜,纵是沧海变桑田,我们苦守不变的依然是那份对故乡的眷恋和对母亲的那份深深地依恋。

(作者:涂光明 编辑:admin)

上一篇:浅笑疑眸,纤尘陌上,烟雨浴红尘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网友评论